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
福建泰宁,享美丽乡村时光

乡村旅游市场需求旺盛、富民效果突出、发展潜力巨大,是新时期居民休闲度假旅游消费的重要方式,也是促进农民增收、农业增效和农村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重要力量。随着发展质量和服务水平的不断提升,乡村旅游已经成为促进农村经济发展、农业结构调整、农民增收致富的重要力量,成为建设美丽乡村的重要载体。让我们看一看国庆、中秋假期第一天乡村大地的热闹景象。

新华社福州10月19日电金秋时节,福建省三明市泰宁县梅口乡水际村,一幢幢粉墙黛瓦的农家别墅坐落在大金湖畔,屋后青山绵绵,屋前碧浪涛涛,码头上游人如织,餐馆里生意火暴。村民黄龙生说:“这好日子,都是大金湖里‘捞’出来的。”

城里人来了,乡村人笑了

本世纪初,大金湖还不是如今的5A级景区,而是绿藻遍布、恶臭难耐的水库湖。当时的水际村,也不是如今的泰宁市首富村,而是“照明靠竹片、吃粮靠回销、用钱靠救济”的贫困村。这其中的改变,始于2004年泰宁县对大金湖进行的一次生态探索。

在福建,走进省级生态村、革命老区基点村——建宁县濉溪镇高峰村,只见村前的溪水清澈见底,鹅卵石垒成的农家小院干净整洁,一排排农村别墅呈阶梯状依序自下而上排列,绿树婆娑,花影摇曳。还不到10点,很多自助游游客陆续从四面八方赶来。人们踩着石板路,呼吸着醉人的花香,感受大自然的美好。

水际村是库区移民村,耕地林地稀缺,家家户户以捕鱼为生。2004年前,由于人多鱼少,加上长时间无序捕捞,大金湖里的鱼越来越少、越来越小。黄龙生说:“有的渔民急了,就开始灯光诱捕,最后连杂鱼都没有剩下。”

“这次中秋国庆放8天长假,我们就想带着家人,找个远离城市的地方,给自己的身心放个假,这里正是我们想要的。”来自深圳游客王先生说。

当年,村民的致富梦遥不可及。今年53岁的老渔民饶金求回忆,那时候每天的生活很简单:傍晚下网,第二天凌晨4点收渔,7点卖给鱼贩子,剩下的时间无所事事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他说:“原来就是混日子。一年剩不下几个钱,有时候还得借钱。”

因为毗邻大金湖景区,国庆第一天,还不到9点,泰宁县梅口乡水际村就有很多团队游客、自助游游客排队等着坐船游览。水际村村支书王家生说,目前村里的家庭旅馆都已经预定到4号5号了,很多农家乐生意都非常火爆。

过度捕捞让大金湖曾经变为一潭“死水”——水体富营养化日益严重,绿藻几乎覆盖了整个湖面,水生生物急剧减少。尤其到了夏天,气温升高,臭气弥漫。随之而来的,是接连不断的游客投诉、媒体曝光、村民上访……

安徽黄山市休宁县的祖源村是黄山市百佳摄影点。来自南京的李先生和赵先生两家6口人早早来到这里。“我是从朋友的口中得知祖源村的,来了一看,好家伙,真是世外桃源!”两个七八岁的小孩高兴得在床上蹦跳着。

为了走出“越捞越穷、越穷越捞”的困境,泰宁县2004年开始对大金湖渔业实行“统、休、扶”的“变法”三字诀:一是成立渔业协会,由协会组织统一捕捞、管理和销售,村民以2000元一股入会;二是要求协会成立后第一年休渔、第二年限渔;三是政府免除协会前三年的承包费,农业部门送技术上门。

67岁的企业家庞焕泰来自上海,他和祖源村签约,带领村民开办民宿。首期26栋古民宅已改建结束,50余套高端民宿及配套设施已开门迎客,二期已开始建设。民宿运营仅10个月,已受到热捧,国庆、中秋假期客房全满。

村民们欣喜地发现,政策实施后没多久,大金湖的水渐渐变得清澈了。监测数据显示,休养了两年后,大金湖的水质就由四、五类提升为二类。2005年,大金湖鲜鱼捕捞量只有400余吨,今年截至9月底就已经有1262吨,产值3000多万元。

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十八洞村,工作人员龙振璋介绍,快到中午的时候,村头可以容纳二三十个车位的停车场爆满,大部分是来自贵州、怀化、张家界的车辆。假日期间,村里保持每天有两个人值班,对有重要安全隐患的地方,进行重点巡逻。同时,对八家农家乐的配菜进行监督,保证游客的饮食安全。

2年后,大金湖的鱼上市了,村民们高兴地说,那是“十来年都没见过的大鱼”。因为是野生放养,打“有机”牌,大金湖的鱼一上市就大受欢迎。当年,渔业协会给村民的分红就达到了每股3700元。11年来,渔业协会已经累计发放股金4281.29万元。

十八洞村巧媳妇农家乐老板龙键开心地说,中午共有80多人来他这里就餐,每人的消费标准30至50元,当天的毛收入就达三四千元。

饶金求最初投入了2000元,但11年来的分红已经近4万元。他高兴地说:“原来自由捕捞的时候,每年光渔网成本都得花几千元。现在坐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干,到年底就拿3000多元。真后悔没有多入几股。”

在重庆市万盛经开区关坝镇凉风村,游客们在池塘里垂钓、迷宫里寻找出口、农家乐里喝茶谈笑风生……村口左侧是“生态凉风,梦乡渔村”巨型白色字牌,村口有8.8米高的鱼雕塑,一路进村,公路硬化宽敞整洁,河堤傍着彩色健身步道蜿蜒前行。

生态好了,有机鱼的品牌打响了,来水际村旅游的人越来越多。村民们又以同样的方式,成立了游船协会和家庭旅馆协会,发展旅游业。如今的大金湖已经是远近闻名的国家5A级景区。仅在今年“十一”黄金周期间,水际村旅游业的税后收入就达到了300多万元。

“脱贫攻坚唤起了凉风村人拔穷根、奔小康的激情和斗志,我们找对了乡村旅游这条致富的路子。”凉风村党支部书记李明会说,发挥生态资源优势,加快发展乡村旅游业,不断增强自身的“造血”功能,脱贫摘帽的“凉风村”和“凉风村人”犹如重拾自信的“丑小鸭”展开了翅膀。

2013年,看到村子里的游客络绎不绝,饶金求决定结束在外打工的日子,回到村子里开起了餐馆,去年收入10多万元。他不好意思地说:“在村子里,我的收入只能算马马虎虎。”

投身旅游,人生更有意义

“家家小洋楼,户户小轿车,在家有分红,出门就旅游。”梅口乡乡长马骕说,如今的水际村早已摘掉了贫困的帽子,2015年村民人均收入15730元,是福建省最富裕的村子之一。他说,全村90%农户建有别墅型住宅,三分之二农户拥有私家轿车。

高峰村党支部书记林贵龙说,村民原先是分散居住在海拔1000多米的高山偏远自然村,山高林密,交通不便,较为贫困。有民谣为证:“月光光,星光光,有女莫嫁高峰郎;白天听到黄莺叫,夜里听到虎啸声;不见相公骑马过,只见狐狸拖母鸡。”如今,村里人编的顺口溜是:“高峰真是好,种花又种草;自从做旅游,人人不糊涂;拆旧建别墅,户户开店铺;家家有客源,天天像过年。”

泰宁县代县长王胜文说,经过多年的实践,泰宁县已经意识到,生态是最具长远眼光的一种产品,提升生态保护水平就是提升可持续竞争力。水际村实现了生态美和百姓富的统一,用实践证明了,抓住了“绿水青山”就是抓住了“金山银山”。

在村民聂清华家,随着乡村旅游不断发展,他盖起了漂亮的三层小洋楼,一层用来做农家乐,二楼、三楼是农家宾馆,如今一年收入10多万元。

村里像聂清华这样的村民很多,他们有的开农家乐,有的办起了农家宾馆,有的在旅游公司上班,有的专门搞特色种养。据不完全统计,5年来,高峰村村民的人均收入从9754元增加到现在的15074元,其中40%的收入来自旅游业。

在发展现代大旅游格局的过程中,旅游扶贫成为陕西旅游发展委的一项重要工作。在陕西岚皋县很有名气的创业名人王三翠,就是旅游扶贫的获益者。

“发展乡村旅游实现了我个人的梦想,人生因此更有意义和价值。”爽朗的王三翠说。

过去,王三翠家靠种庄稼和务工为生,年年辛勤劳作,日子总是过得紧巴巴。自从岚皋县将旅游列为富民强县的一号工程以后,王三翠夫妻俩开始学着做生意,开农家乐,自己当小老板,独特的区位优势和诚实厚道的为人品格,让他们的生意越做越大。

为确保扶贫工作有效开展,结合县域社会经济发展实际,在国家“五个一批”、省“七个一批”的基础上,岚皋增加了“旅游扶贫一批”工作内容,即“围绕精品景区建设带动就业脱贫一批、围绕健全乡村旅游要素脱贫一批、围绕旅游商品研销脱贫一批”,有效助推贫困村、贫困户脱贫。

岚皋县的旅游扶贫,只是陕西省旅游扶贫的一个缩影。陕西“十二五”期间发展农家乐经营户达2万户,乡村旅游从业人员近24万人,实现了旅游脱贫占陕西全省脱贫人数15%的目标。到2020年,陕西通过旅游业实现脱贫的人口将达到70万以上。

积累经验,打造特色品牌

在发展乡村旅游的过程中,各地积累了丰富的经验。

经过科学规划产业和空间布局,凉风村把生态垂钓作为核心产品,把渔村自然风貌和民俗作为重要景观,把创业和微企发展作为项目特色,创新实践,注重融合,在短时间内实现了“乡村旅游+”融合发展。

农旅融合上,在海拔800米以上规划打造休闲度假区,在海拔550米至800米打造伏淡季水果种植区,在海拔550米以下打造生态鱼养殖区,达到“摸鱼戏水钓鱼,渔乐无限;赏花品果裸心,曼妙自在”的乡村游体验。体旅融合上,围绕鱼元素这个凉风“梦乡村”创业主题,将每片鱼池自身特点与微型企业名称相结合,在鱼池入口、7公里健身步道节点安装若干鱼雕塑和鱼小品,与中国钓鱼运动协会对接,打造重庆乡村垂钓基地。

据王家生介绍,水际村依托丰富的水域资源和地理区位优势,先后发动村民和贫困户组建了渔业协会、家庭旅馆协会、游船协会“三大协会”,并依托三大协会积极主动参与和对接大金湖景区的旅游渔业、游船、旅游餐饮、旅游家庭旅馆、旅游购物等第三产业,将特色资源资产化,解决用什么做扶贫蛋糕的问题;优质资产股权化,解决扶贫蛋糕归谁享有的问题;经营管理市场化,解决怎么做大扶贫蛋糕的问题。

目前,家庭旅馆协会成立了统一的接待服务中心,采取“五个统一”发展模式,年接待游客15万余人次,经营收入900多万元,户均年收入6~8万元。渔业协会依托大金湖渔业有限公司,创建了全省首个淡水有机鱼品牌,延伸发展精深加工项目,并在福州、厦门等地发展连锁加盟店38家,产品供不应求。游船协会通过原始积累和不断壮大,资产超过2亿元,年营业收入3000余万元,每个船位每年分红2200元。此外,“三大协会”还提供了船员、渔业捕捞员、服务员等就业岗位270多个,其中优先安排贫困人口就业60多人,每人每年工资性收入3万多元。

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发布于关于农业,转载请注明出处:福建泰宁,享美丽乡村时光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